“我问你……你是不是又要不喜欢我了?”他脸在毛巾下,声音很低,像在做梦,“我刚才是不是又没表现好?”你是不是……又要嫌弃我幼稚了?

“你不希望占有我吗?”他抓住她的手,让她的掌心贴着他的脸,“我整个人都是你的,这样不好吗?”

 “我喜欢听你叫我的名字。”

    心,因为这句话微微动了一下。

    然后便猛地狂跳了起来。

    唐蝶像是受到惊吓一般微微睁大了眼睛,绯红的颜色,从她的耳畔蔓延到了她的两颊。

    莫嘉朔微微眯起眼,打量着面红耳赤的唐蝶,他心情突然很好,转过身重新拿起菜刀开始切西红柿。

就算内心里再平静,再认命,但是看到有情人终成眷属,她还是...

我们都曾在生活中受伤害,可是即使破碎的一颗心其实也是可以重新幸福的。

这就是喜欢定权的原因啊

转载自:闻鱼戏于洲

实在没别的网文看了,重新看了一下唐倾他俩。一开始其实更多感动于萧凤亭的浪子回头,觉得他的心意其实是都在日常琐碎当中了。但是这次重新翻看,倒是能理解唐倾了。一共就为两个人动过心,尤其是萧凤亭,可是到头来还是逃不过被当做别人影子的命运。那种失望和心寒真的是太入骨了。


我还是觉得定权和太子妃不是真的爱,这种美好幻想太浅太薄太轻飘飘了,根本没有那只理解和体恤。哪怕她没有难产而死,以后的艰难岁月也无法给定权支撑的。只有阿宝也从地狱里走过的人才会真正和定权相互理解体谅。这才是刻骨的羁绊。

类似的,柔福帝姬也不是真的爱赵构,她和宗隽才是

忽然觉得犬系男孩儿好萌。看过的文里面喜欢的人设也好多这样的,工作中很认真出色,但是在喜欢的人面前,比较幼稚爱撒娇之类的

 他昨晚整夜都没睡觉啊,她睡着了以后他一直在看她,后来又爬起来给她涂药,她身上几个吻痕几处指印他都喜滋滋的数了好几遍的……

这一生还能不能遇到一个人,一夜守在你身边数他吻下的痕?

这一生还能不能遇到一个人,一夜守在你身边数他吻下的痕?

沈轩稳住了心神后觉得自己真可笑,长叹了一声,他走到一旁从桌子抽屉里摸出一包烟,远远朝她晃了晃。

“不好意思,我得抽一根。”

他说完也没等她回答,径直走到窗边推开半扇窗户,倚在那里吞云吐雾起来。

成熟男人英俊的眉眼影在烟雾缭绕里,他的声音听起来是从来没有过的惆怅:“你说,你干嘛不和我睡呢?我的技巧一定比谢嘉树好。”

冯一一僵着背站起来,去客卧拿了行李箱,默...

子时不明白他在说什么,却仍然毫不迟疑的点点头,抱着他脖子,她轻声的说:“我没关系的。盛承光,你要好好的。”

你要一直站在最光明的地方,永远意气风发,不要陪我这样的人在夜晚中沉沦。

虽然这夜晚真的很美。

:“谢嘉树!我不怕你!”

    不管你要做什么,伤害我或者是深爱,尽管放马过来。

    我将祭出我一生所有的勇气!

冯一一哭笑不得,从他胸口撑起来,用手给他擦脸上的水,不知道是不是溅到他眼睛里了,他看着她的眼神湿漉漉的,像只受了委屈的小鹿。

    冯一一被他看得心口疼得发紧,手...

  “可你以前不这样啊!”

    “可你以前不喜欢我。”

    他这一句冷静的仿佛一点醉意都没有。

    冯一一想要转头看看他到底醉没醉,被他脸颊贴过来抵住了、不许她回头。

    “我现在变成你喜欢的那种男人了吗?”他贴在她耳边,仿佛情热又仿佛郑重的问。

你以前瞧不起我,你看不上曾经的我,你觉得那时候我幼稚、无法依靠……现在呢?我把自己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、站在你面前,你喜欢吗?你可以喜欢我了吧?!

  ...

没外人了谢嘉树又是一脸讨债鬼的表情,手指轻轻晃着正在醒的红酒,说:“我喜欢儿子。”

    冯一一没敢接话。

    他转过目光盯着她看了一会儿,嘴角勾起笑,轻声说:“儿子随妈。”

冯一一翻出他早上给她的名片,打给他助理约时间。

**

过了一刻钟都不到,手机铃声大作,冯一一嘴里嚼着苏打饼干,接起电话含含糊糊的“喂?”了一声。

谢嘉树本来恨不得把她从电话里直接揪出来骑着打,这一声软软的,他怒气陡然降了一半,莫名其妙的。

“你打他电话干嘛?!”他助理是男的!她打一个陌生男人电话!“你脑子不好啊!”

冯一一咽下饼干,解释说:“早上你叫我打这个电话约你啊!”

你才脑子不好呢!

谢嘉树一下子又炸毛了:“我叫你做那么多事儿呢你怎么没都听我话?!我以前叫你留在我身边呢!你是怎么对我的?!”

你是不是一直在等我回来?

这三年多以来,你是不是谁也没有看在眼里、一心一意的期盼着我回来?

虽然从未开始过就已经结束,但你是不是再没有爱过别的人?

虽然这些年都没有过音讯,但你是不是经常都会想起我?

虽然彼此未有过任何的承诺,但你……是不是一直在等着我?

毕竟我们曾经那么好。

“我明白了,”他说,“你觉得我对你的感情不够真挚。”

冯一一沉默着,没有否认。

“抱歉,是我没有做好。”沈轩柔声的说,“也是我把你想的太老成了,你到底还是个年轻女孩子,心里还有梦……我老了,我自己想找一个人安定下来,就以为你也是这样想的。抱歉,我没有想周全。”

“也不是……”冯一一被他说得不好意思起来。

“可是有一件事,你不要冤枉我——”沈轩郑重的说:“我对你的追求和勾引是认真的,如果你觉得我不够爱你,那是因为我没有爱过,你不能因为我年纪大,就默认我的心思都是手段。”

那时候她那么耐心的等着谢嘉树,等着自己的未来。

现在她依然等着谢嘉树,她的未来却即将尘埃落定。

这就是长大的代价:失去畅想未来的资格。

越来越不太理解那些各种约的人。难道跟毫无联结的人做不是毫无意义吗,是感情啊,有感情是能感觉的到的啊,就是不一样的,就是更投入更沉醉

他低笑起来,用冰凉的手捧起她的脸,雪白的脸上带着一丝温柔的笑意,“你是不是舍不得我了?”

    唐倾咬住嘴唇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男人看着她的脸,眼睛里的光亮逐渐暗淡了下去,他慢慢笑了一下,带着几分自嘲的味道:“哦,你是舍不得他……”

    他用手指抚了抚她的脸,无奈的道:“你看,你到现在都不肯让我高兴一下。”

    唐倾垂下眼,沙哑着声音道:“好了,你该吃点东西了。”

    男人缓缓松开手,唐倾从...

“您身体还没有好全。”夏柠聊摇着头,眼底翻出了一丝泪光,“等您身体彻底好了再出去好吗?您的身体比什么都重要。”

    萧凤亭想,不对,这个世界上,还有人比他更重要。

    他抬起手,轻轻地摸了摸自己的胸膛,这一次醒过来的感觉很不一样,胸腔里似乎藏着一团冰凉的东西,冷冷的,令他一想到那个人的名字就心脏微微抽痛。

  “对了,你跟夏教授是什么关系啊?”女孩子八卦的问道,“你不知道,是夏教授给你亲自做的手术,那天啊,我从来没有看到过夏教授在做手术的时候手抖得这么厉害!”

  萧凤亭微微一怔,眼底闪过一丝茫然。

    他还记得他跟唐倾分别得时候,唐倾答应过他,会在伦敦等他回家。

    现在才过去多久……

    他哑声问道:“距离我回来,已经多久时间了?”

    “一年多了,少主……”夏柠聊低声道,“现在已经是来年的春天了。”

    一年多……她就不愿意再等他了吗?

    他一时沉默,夏柠聊的话,令他有种无可...

萧凤亭的眸子迷茫了一瞬,刚刚醒过来,他的记忆不是很清楚,但是他想起了唐倾的脸,想起了她在等他,想起了他存在的意义。

    他是为她而生的。

 “就当是阿倾犯傻,不要命的救了一条白眼狼,但是,”唐宁抬起头看向萧凤亭,“你就一点也不亏心吗?她千里迢迢跑过来见你最后一面,为了你把自己都给搭进去,她现在生死未卜,你还能好好的躺在医院里心安理得吗?”

如果她已经不再等他了,那他应该去哪里?

    夏柠聊垂着眼,声音很轻:“少主,既然如此,不如您先养身体,等您身体好起来了,我们再去找唐倾小姐吧。”

    这可能很过分。

    骗人是不好的。

    更何况是骗失去了这段记忆的萧凤亭。

    但是只要能让他留下来,不管什么谎言,她都能说得出口。

    萧凤亭低垂着眼,没吭声。

   ...

“我现在已经不想再追究你以前做过什么……”唐宁疲惫的抬起手撑住了自己的额头,声音哑哑的,整个人看起来像是快被压垮了一般,“她愿意为你牺牲到这种程度,你们两个人的感情问题,已经不是我能管的事情了。”

    萧凤亭沉默的捏紧了茶杯,温热的杯壁驱散了他掌心的暖意,带给他一丝濡湿了心一般的温暖。

    他又何德何能……何德何能能得到唐倾的垂爱?

    他掌心微微发紧,难以言语的情绪充斥着浑身。

    “她知道你中毒以后,就立刻从伦敦赶过来了。她...

唐宁看着他,心里百感交集,唐倾一路走来,最想见到的人也不过是现在的他,而现在他终于回来了,她却不在了。

“我没事。放心吧。”

    唐宁跟在他身后,看着他单薄衬衫下修长笔直的身影,她第一次觉得萧凤亭的存在,确实是挺可靠的。

 他想起唐倾那只失去光明的右眼,这算是殊途同归吗?

    他垂下眼,无声的轻笑了一声,失明的怪异感被一种奇妙的甜蜜抵去。

是不是,是不是萧凤亭早就看穿了她的想法,委婉的提醒她,不要再把整个人生都寄托在他身上?

    可是最后他还是什么都没做,这恐怕也是萧凤亭对她的温柔。

1 | 74